昨晚(週二 11 月 7 日)大家還在睡夢中的時後美國已經舉行了期中選舉,而如無意外,今日(11 月 8 日)稍後時間,其結果將會出爐,市場普遍認為是特朗普的中期成績表公佈的一日,而投資者則認為是影響股市走勢的關鍵一天。

美國中期選 4 年一度,今年在美國時間 11 月 6 日(週二)舉行,民主、共和兩黨將會以投票選舉角逐參議院和眾議院兩院的席位。

簡而言之,對特朗普來說可以理解為施政的控制權,因為兩院職能包括提出及修定財政議案、罷免官員及總統的權力和通過法案的權力等等。故此假若共和黨能夠控制兩院較多的席位,對待朗普往後的政治推行有利無害。

投票反應異常踴躍,專家估計或創數十年新高。而截至今早 10 時半,合共 435 席內,暫時以共和黨取得 57 席,比民主黨取得的 49 席為多。

道瓊斯 30 指數期貨暫升逾 80 點,或 0.34%,報 25,725.0 點。標普 500 指數期貨報 2,766.5,升 7.5 點或 0.25%

Photo from Investing.com

特朗普:共和勝,股市漲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寫道:

「如果希望美股下跌,我強烈建議投給民主黨。」

他補充,此前的牛市,都歸功於他提出的財政和減稅政策。

可以解讀為,共和黨的勝出,會帶來股市的上漲。相反,民主黨勝出中期選舉的話,美國股市可能會下跌。

Photo from Twitter

對股市影響(選舉前)

10 月份,S&P 500 下跌了 7%,幾乎創下自金融危機以來,最大單月跌幅。

投資者可能為中期選憂心,雖然自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國股市大漲了 28%。

但近日接近選舉之時,更是股市反映不安和大幅波動之時,亦有可能是特朗普的出人意表的風格叫投資人觀望心態湧現,攪亂了理性的一面。

除了對選舉結果憂心之外,亦可能對升息和企業獲利放緩的心理預期影響。

Photo from Internet

民主黨勝股市將會大跌?

電腦股票交易先驅 Thomas Peterffy 週三(11 月 7 日)警告,如果民主黨拿下兩院控制權,美股恐會大跌逾 15%。即使民主黨僅拿下眾議院控制權,美股亦可能下跌 2 – 3%。

亦有專家認為,黑天鵝很可能在中期選這類大事件出現,假如共和黨取得大部分議院席位,很可能會引起市場上的巨大震蕩。

Photo from Internet

不論如何,專家紛紛唱好

引述華爾街見聞的報導,高盛首席政治經濟學家 Alec Phillips 認為,兩黨的情形已經基本在市場中被消化,不論中期選舉的結果如何,市場反應都會較為溫和,意即期中選舉的結果並不會對目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

同時他列出歷史數據,稱:

「過去的 60 年間,期中選的前一天至選舉後一天,標普 500 指數平均上漲 0.7%。」

Phillips 預期假若由共和黨繼續掌控參眾兩院,美債殖利率、美元和美股卻可能進一步推升:

「共和黨席位增加,擁有更多空間來推行優先政策,當務之急可能是積極地減稅,這意味著美債殖利率將再度走升。」

Alec Phillips, Photo from Goldman Sachs

Fundstrat Global Advisors 共同創辦人、前摩根大通分析師 Tom Lee 估計 S&P 500 年底將站上 3025。他在週二(11月6日)於《快錢:半場報告》節目上稱,近期去除風險的行動很多,所以:

「很簡單就可以大幅反彈。」

Lee 續稱,美股拋售潮在 10 月 31 日觸底,已經:

「大量超賣了。」

Lee 昨日(11月6日)在《CNBC》節目上補充,反彈雖在上週初現,但市場未有完全參與,大部分都在靜待一個「增加風險的決定性跡象。」

他補充,意味著一些科技股、自由支配股、工業股、能源股和材料股都可能成為買入的目標資產。

「他們增加風險時將推動股市第二波反彈漲勢,他們將買進先前受重創的股票。」

他亦對於國會分裂有以下見解:

「這真的對明年不好。但這道年底前沒什麼影響,到年底之前仍是令人鬆一口氣的漲勢。」

Tom Lee, Photo from Bloomberg

佛州首富兼 Interactive Brokers 創辦人 Peterffy 稱不論選舉結果給何,都會於公佈結果後逢低入場。而共和黨佔優的話,他會採取更樂觀立場,因為有利指數返回史上高點:

 「在市場下跌過後,我會買進。」

Peterffy, Photo from Internet

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 (Wharton) 金融學教授 Jeremy Siegel 認為:

「期中選舉後美股將強勁上漲。」

Jeremy Siegel, Photo from Internet

數據顯示後市向好?

專家之言可能還有所偏頗,始終數據的可信性更高。

原來自 1946 年起,18 次的美國中期選舉之中,無一例外地,股市都在選舉過後一年呈上漲之勢,平均漲 17%,如果以年內低點計,股市平均漲幅更達 32%。

還有一點,統計顯示總統任期的第三年,股市表現都較其他各年為好。而任期的第二年(即今年,特朗普總統任期第二年),則是股市表現最差的一年。

而根據 Fundstrat Global Advisors 的數據,1896 年到現在,期中大選眾議院多數黨易主後一年,股市收益率中值僅 1.9%,但如果眾議院多數黨維持同一黨,股市收益率中值達 16.8%。

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 Jeremy Siegel 以 1994 年和 1998 年克林頓政府時期的期中選舉為例,兩年中,民主黨都丟失參眾兩院多數席。不過整體市場卻在走高,S&P 500 指數在克林頓上任期間共漲 208%,道指則漲逾 225%。

Photo from Internet

小結

當然,就算專家一致看好後市,數據亦全部顯示利好的時候,事實都可以非眾人想像的,因為「只有無人談論的黑天鵝,才多是真正的黑天鵝。」。再加上現在由「狂人」特朗普執政,豈能以常理推斷後市走勢?皆因貿易戰的戰火不能忽略,變數還是太多,究竟大市能夠借此反彈之後,又是否意味經已轉勢?在此為投資者留下問號。

綜合報導

Text by Chief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