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已死?文章《搜索引擎百度已死》在網絡上瘋傳。內文主要批評百度的內容質量下滑,搜索結果有為自家品牌「大賣廣告」之嫌。結果,百度(NASDAQ: BIDU)於當日大跌6.4%,收報160.39美元,市值只有559億美元。

Photo from Internet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1月22日晚,自媒體新聞實驗室的一篇名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在網上「洗版」,目前超過40萬的閱讀量,引起熱絡討論。

其內容主要指責和質疑百度搜索結果有一半以上會指向百度自家產品—尤其是百家號。作者再指百家號充斥大量營銷和質量低劣的內容,導致百度搜索結果的內容質量大幅下滑。

Photo from Internet

變低質營銷平台

作者補充,百家號是百度的自媒體平台,以往曾主打優質作者和高品質內容,但經調整後卻成為質量不佳的營銷主體:

「現在成了一個以營銷號為主體的內容平台—內容包羅萬象,數量很大,質量堪憂。」

他續稱百度正通過搜索框將流量導向百家號。作者甚至直言百度搜尋應改名為「百家號站內搜索」。

作者實驗性地搜索關鍵詞「英國脫歐」、「美國政府關門」、「中國2019年GDP」等,亦有搜索人物如「特朗普」、「卡舒吉」、「小豬佩奇」,而第一頁結果中,過半數都是導向百家號,只有極少數導向百度以外的網站。為了排除個性化算法,他更以Chrome的隱身模式在登出百度帳號的情況下搜索,提升實驗公平性。

「第1頁的結果分別是:百度百科、百度貼吧、百家號、百家號、百家號、百家號、新浪、百家號、百度百科。」

Photo from Internet

及後,作者再以生活化問題測試,「怎樣買高鐵票」、「怎樣寫畢業論文」,同樣,第一頁結果都是百定號佔大多數,而搜「怎樣寫畢業論文」時更出現兩篇論文代寫廣告。

Photo from Internet

慨嘆變得「殘缺」、「墮落」

作者認為,百度墮落的原因或與中國互聯網的分割和封閉趨勢有關,如微信、微博、淘寶等平台不向百度開放,令搜索引擎變得「殘缺」。而百度自身放棄質量營運、飲鴆止渴的商業決策也是主因。直指百度變成營銷平台,為求變現賺錢,模式無法持續。

他悲嘆:

「偌大的中文互聯網竟已墮落到如此境地,連一個搜索引擎都沒有了。」

文章亦有一個小總結,稱:

「Baidu.com已非尋找中文互聯網內容的地方,而是百度自家站內搜索;它將你引向的不是中文互聯網中的優質精神食糧,而是囤積在自家的腐臭變質內容。」

Photo from Internet

花旗下調目標價

另外,大行花旗亦有對百度發佈投資研究報告,將百度的目標股價從262美元調低至205美元,「買入」評級則繼續維持。

分析師艾麗西亞·雅普(Alicia Yap)將百度列入「30天負面催化觀察」(30-Day Negative Catalyst Watch)名單。雅普稱百度去年第4季業績和2019財年第1季度業績預期存在一定的風險,尤其是第1季度的銷售額和利潤率預期。

Photo from Bloomberg

流量有下滑跡象

據報,自2017年起,來自百度的網流量漸漸出現下滑跡象,而2018年更慘烈地同比下降約60%。

一位從業者更稱,2016年,以百度聯盟下廣告可在一天內獲得2萬元以上的收入,但目前一個月僅有1萬元左右,主因是百度調整算法之後流量下滑所導致。不得不提,目前百度和今日頭條的競爭非常激烈,百度把搜索結果指向自家平台,變現意圖很明顯。

截至去年11月,百度App的日活躍人戶達1.6億人、日均搜索響應次數60億、日均信息流推薦量達到150億。去年第三季財報顯示,「百度核心」(Baidu Core,即搜索服務與交易服務的組合)第三季度總營收為人民幣216億元(約合31.5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5%。

而百度CEO李彥宏近日發內部信指,百度2018年的總營收突破千億元。

Photo from Internet

作者澄清大跌非文章引發

該文作者方可成認為,其文章直接影響百度股價的說法不成立,網上報道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標題黨行為。

「其實今天中概股普遍下跌,百度下跌則主要是受到花旗評級的影響以及對於接下來成本開支的擔憂。」

「我的文章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Photo from Internet

百度回應:百家號佔比少於10%

1月23日上午,百度針對《搜索引擎百度已死》一文回應,稱百家號於搜索結果中的全站佔比小於10%。

又指百家號是提升百度App內容生態體驗的一個重要舉措,可以優化用戶使用百度App搜索時遇到的頁面訪問速度慢、排版差異大等瀏覽體驗問題。現有的190萬百家號創作者,覆蓋了全部的權威媒體和資訊機構。

Photo from Internet

綜合報導

Text by Chief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