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1995年的電影《非常嫌疑犯》中的一句話:

「魔鬼的最大伎倆就是說服世界,他並不存在。」

同樣,正如曾預見金融海嘯的億萬富翁投資者兼橡樹資本管理公司創始人霍華·馬克斯(Howard Marks)在最近接受《Real Vision》的訪問時所解釋的那樣,美國聯儲局(Fed)所做過最危險的伎倆,就是說服投資者相信:

「這次不一樣。」

Photo from Internet

「市場週期的優等生」

接受採訪時,馬克斯被稱為「市場週期的優等生」,因為他會質疑老一派對市場由繁榮兌變至蕭條的看法—認為與「後金融危機時期」有所不同,尤其是量化寬鬆(QE)和負利率帶來了影響。

但馬克斯立即對此作出反駁,指他仍然相信分析和計算市場週期所帶來的價值,因為從根本上說,人性並沒有改變。

也許可以解釋得到其基金美國橡樹資本管理Oaktree Management)在去年第四季度所部署的資金,所指的是即使金融市場表現糟糕,每個人都在恐慌中出售的時候,其基金仍然未有任何舉動。

「我是週期​​的信徒。我相信它們總是發生過。」

「為什麼我們有週期?如果市場平均每年上漲10%,為什麼不是每年直接漲10%?事實上,它甚至較少升幅在8-12%之間。所以平均值並非常態。」

「我認為答案在於「偏離」和「糾正」。所以你有一個趨勢線,而且大多數趨勢線向上傾斜,但是由於樂觀和貪婪以及一廂情願的結合,你會偏離趨勢線。然後你必須對這進行修正。所以目前我們可能有過多的「偏離」,這導致需要更多的「糾正」。」

Photo from Internet

特朗普施政如打「腎上腺素」,而高位還未到

馬克斯進一步闡述對週期的看法,指出危機過後,企業和市場都因衰退而受到創傷且未復甦,今次亦是自二次大戰以來最慢的一次復甦,這能解釋增長為何如此不溫不火。

而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後,一個系列如減稅、增加聯邦支出等的財政刺激措施推出之後,就像是對已經康復的病患者注射一劑腎上腺素一樣。

因此,馬克斯並不認為市場目前已經觸及高位,但他相信到了最終,市場會到達「導致低點的高點」,即創新高後,會有大跌。

「我們可能會看到「鮑威爾看跌期權」有所行動,之後市場將觸及新高,然後下跌。」

「我深信,當沒有繁榮時,爆破並不會出現。」

Photo from Internet

聯儲局「救火反令火勢失控」?

同時,馬克斯警告:

「美聯儲和聯邦政府通過人為手段預防經濟衰退的時間越長,最終經濟衰退的影響就越大。 」

他提供一個非常恰當的類比,例如於過去兩年幾近失控的加州野火和當局的「森林管理」,要避免火勢失控,就要允許小規模的野火不時燃燒,以便清理矮樹叢;但倘若消防局在小火燃燒前就已撲滅,最後結果可能是引燃森林大火,而且迅速地超出掌控範圍。

「如果有適度大小的火災,偶爾燃燒燃料然後你就不會得到一個大火。」

「同樣地,在我看來,經濟的波動很自然,應該允許其發生。如果你試圖阻止它們,那麼當它們發生時,你既不能阻止它們,亦會令它們發生得更大。」

Photo from Internet

「這次不一樣」?

馬克斯再三警告,當人們說出「這次不一樣」這句全世界最糟糕的句子,並深信背後掌舵的聯儲局的話,未來市場或將不再出現景氣榮衰循環。

「當人們說:『我不認為將來會有市場週期,因為美聯儲已經控制了它』,他們說的是我認為世界上最糟糕的幾個詞:『這次不一樣。』」

「好吧,起碼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是有市場週期的,但我們將來可能不再會有了。」

週期也好、市場的節奏也好,曾經如此重要。主持人認為過去的15-20年間,週期始終發生了變化,都試圖以短期的形式迅速轉變著,但卻被美聯儲的政策壓下去了。

Photo from Internet

馬克斯搖頭表示:

「我不同意這種說法。如果你說20年的話,你會看到有兩個影響深遠的週期,互聯網泡沫的發生及其破裂,以及抵押貸款泡沫及其破裂。我認為,它們可能是不可預測的,但我不確定它們曾經是。」

馬克·吐溫曾有句名言:

「歷史不會重演,但總會重復其中的一些韻腳。」

馬克斯可能以這句回應著:

「世界太不穩定了,以致於你很難相信穩定是常態。」

至於為什麼?

可能都因為「人」。

「市場的風險不是來自於股票、上市公司、交易所,而是來自於人。但人容易搞過頭,否則我不知道爭論因何而起。」

完整訪問視頻:

Source:華爾街見聞Zerohedge

Text by Chief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