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想從微信學習什麼》這篇網絡文章由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的創始人Jessica Lessin4年前就已經對外發表。

他近日再在博客上分享該篇文章,惹來Facebook(NASDAQ: FB)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評論,而當中都似在有意無意透露出他後悔沒早點從微信身上學習其社交業務。

悔不當初?

Jessica Lessin轉載其舊文的一日後,朱克伯格評論稱:

「如果我4年前有聽取你建議的話」(If only Id listened to your advice four year ago…)

這句話引來不少迴響,因為字裡行間或者都表達了朱克伯格想早一點學習微信的想法,後來朱克伯格在公開博客中,以超過3000字撰文,詳細闡述未來Facebook將如何發展社交,強調私密和安全,與開初的開放理念大相徑庭。

Photo from Internet

其中,朱克伯格考慮將WhatsApp以私密和安全的即時消息為起點,並將之建立成多人互動的方式,如打電話、視頻聊天、群組、故事、商業、支付最終成為更多私人服務的平台。

「未來,通信將會向私密、加密服務轉移,在那裡用戶可以相信他們與其它人的交流是安全的。」

「例如,在Facebook上,你不只可以發帖,還可以加入不同社區,可以為小企業創建頁面,可以融資,甚至可以通過約會服務找人。」

「比如通話、群組、故事、支付、各種商務、分享位置,最終擁有一個更開放的系統,植入各種工具,提供各種用戶想要的交互手段。這就是我們的基本願景。」

Photo from Internet

朱克伯格的願景似曾相識?還是說很像在中國的微信那樣?批評者都是這樣認為。

向微信靠攏?

如此一來,批評者則指出,這理念與做法相似於中國的社交產品微信,很多地方都有所重疊,直指朱克伯格的所謂「新理念」其實都只是在「向微信靠攏」。

Photo from Internet

《紐約時報》認為,微信早就實現了朱克伯格所勾勒的社交網絡願景,因為微信上所組建的群組能容納多達500人,更不限於文字、音頻或視頻通話互傳信息。

《華爾街日報》則認為,微信朋友圈內的廣告相當節制,每天僅幾個廣告,張小龍亦在2019微信公開課中解釋不設開屏廣告的原因。相反,Facebook過度依賴商業性、政治性廣告,鋪天蓋地的廣告嚴重影響用戶體驗。

《福布斯》雜誌也有同感,過去十年美國科企的創新力漸處下風,Facebook要學習中國相關企業的模式也不足為怪。

各路媒體紛紛對此撰文回應,其中包括科技媒體The Verge 發表的《Facebook想要成為微信》、《紐約時報》發表的《朱克伯格希望Facebook模擬中國的微信,能成功嗎?》及《華爾街日報》發表的《Facebook朝著中國超級應用微信的方向發展》。

綜個報導

Text by Chief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