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去向為資產價格的關鍵指標似乎無庸置疑,雖然它絕非一個領先指標,但這個指標卻對中期趨勢有重要參考意義。中金公司的研究部副總經理劉剛及策略分析師董靈燕近日就發表報告,指出今年初以來的全球資金動向。總結地說就是從避險到風險,從發達到新興。

據中金的研究,自去年12月美股和全球市場的大幅動蕩過後,年初至今的全球資金流向特徵是從避險資產大幅度地流入風險資產,而歐美等發達股市就可能例外,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美股走勢與資金流背馳

中金指出,歷史上市場經歷大跌回彈時,資金回流往往滯後,一如2015年10月和2016年初等。而今年初的美股市場反彈持續,但以主動型基金為主的資金卻不斷流出,這種背馳情況更明顯。由於整體基金的持股比例僅佔1/3美股市場,所以中金認為帶動本輪反彈的資金可能另有動力,如保險、養老金等等。

Photo from Wallstreetcn

而配置於美股的資產亦從去年10月的58.2%,高點回落至56%左右,幸而仍比2010年以來的均值53.4%為高;另外63%資產配置在美債上,勢頭進一步攀升。

不過,上述情況在近兩周似乎有所改變,美股上周出現年內最大資金流入,達239億美元,其中292億美元以ETF資金流入為主,不過主動資金仍在流出。然而,參照歷史經驗,ETF資金大幅湧入對市場而言或許並不算積極。例如2016年中起,單周ETF資金流入規模逾150億美元,後來美股就進入震蕩及下跌態勢。

Photo from Wallstreetcn

從發達市場到新興市場

自今年初,新興市場(尤其是韓國、中國、巴西、台灣和南非)的股票市場有共計逾10億美元資金大幅流入。而與之相對,發達市場(尤其是歐洲股市)延續流出態勢,加劇自2018年起的持續資金流。中金認為這是歐元區經濟放緩和英國退歐的負面影響體現,而美股的資金流出雖有緩減,但仍在持續。

Photo form Wallstreetcn

從全球資產配置比例來看,隨著大幅度的資金流出,歐洲地區的股票和債券都接近2012、2013年歐債危機以來的低點;至於新興市場股市的全球資產配置比例,則從2018年的12%低點回升至13%以上,但仍比2008年的15%歷史均值為低;而新興債市的配置比例則修復至 11%歷史均值左右。

來到近一兩周,新興市場的資金流入明顯趨緩、甚至轉為流出。自上周起現2018年中以來最大單周流出,達30億美元,這或許與2月以來部分新興市場匯率明顯貶值所反映的變化基本一致。

Photo from Wallstreetcn

Source:華爾街見聞

Text by Chief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