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自下半年起,全球市場入熊之際,不少基金經理都苦不堪言。而當中全球最大規模的對衝基金橋水的達利歐都只不過是去年最賺錢的基金經理次名,究竟誰能在不折不扣的全球熊市中賺取最多的回報?

答案是以「計算機」接管華爾街的西蒙斯及其文藝復興科技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在這個令人失望的一年中,只有精英的量化交易員脫穎而出,去年,20家收入最高的對沖基金之中,有一半以上的基金與計算機驅動的程式交易有關。

Photo from Internet

最高回報的基金:文藝復興科技基金

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他是有史以來最著名的量化交易員,也是管理600億美元的文藝復興科技基金創辦人,去年盈利達16億美元,比橋水基金的12.6億美元多出27%,平均年化回報率超過34%,實至名歸地立於眾基金經理之巔。

儘管西蒙斯在2010年從業務中退休,但該對沖基金所管理的外部投資者在2018年表現良好。例如,去年旗下的機構股票基金去年回報達8.5%;而機構多元化全球股票基金的回報率為10.3%。

根據HFR的數據,對沖基金行業在2018年度過了悲慘的一年。平均對沖基金經理的回報率為-4.07%,比美國股市的-4.38%略好。而去年20家收入最高的對沖基金經理總計達103億美元,是自金融危機以來最低的盈利數字。

相比起另一個市況較差的年度,2015年,《福布斯》報告稱,20位收入最高的對沖基金經理共賺了114億美元,而2011年他們賺了117億美元。

Photo from Internet

橋水基金僅列第二

至於表現都相當出色的達利歐(Ray Dalio)及其橋水基金,2018年的業績可謂好壞參半。不像以「程式驅動」的文藝復興科技基金,橋水的投資流程是「數據驅動」的,即尋找經濟和其他信號,但在化為演算法之前,仍然有較為傳統的基礎分析。

雖然它的大型純阿爾法基金(Pure Alpha)去年回報率達14.6%,但他投入大量資金的全天候基金(All Weather Fund)的回報率卻下降了約6%。

Photo from Internet

「還能賺到錢」的其他基金表現

去年的美股熊市,只有極少數對沖基金為客戶錄得正盈利,除了上述兩巨頭之外,還有以下兩間基金公司在賺到了錢。

看一下城堡(Citadel)基金的表現,創辦人肯尼斯·格里芬(Ken Griffin)採取定量和基本交易技術幫助城堡成為一家價值300億美元的對沖基金公司。旗下的旗艦對沖基金去年回報率為9.1%,其他基金的淨收益率為6-9%。

Photo from Internet

還有Two Sigma Investments,這間由約翰·奧佛德克(John Overdeck)和大衛·辛格爾(David Siegel)所創的基金,在2018年表現良好。例如旗下的絕對回報基金回報率為11%,羅盤基金(Compass)的淨回報率為14%。

Photo from Internet

Source:Forbes

Text by Chief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