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Warren Buffett)是一個成功的典範,大部分人都會認同吧。而每年他在投資旗艦巴郡的致股東的公開信就是參考其成功最好法門,這連巴菲特本人都承認。

40前,巴菲特的第一封「公開信」面世,期後,至今足足40封信之中,字裡行間都是他和投資團隊的思想、經驗的結精。感謝CB Insights,從中梳理這些信件,並總結出多達23條經驗,讓投資人帶來深刻啟發。

Photo from Internet

公司管理

1、高管應「只吃他們殺死的東西」:H·H·Brown 鞋業公司

H·H·Brown 鞋業公司曾在1991年被巴郡收購,而原因之一它的高管薪酬計劃。它讓每位經理都可以分得減去成本後的部分公司利潤。

這跟巴菲特的「吃你殺的東西」的哲學不謀而合,讓經理們都「站在所有者的立場上」,發揮自己最大的能力。他形容這個計劃「溫暖了我的心。」

回看巴郡,巴菲特實施個性化薪酬體系,即使業務不景氣,都會因個人行為而給予獎勵。

1985年,公開信中寫道:

「在巴郡,我們使用一種激勵薪酬制度,獎勵那些用自己的方式實現目標的關鍵經理人。我們認為,無論伯克希爾股票上漲、下跌或保持不變,良好的單位業績都應該得到獎勵。同樣,我們認為即使我們的股票飆升,平均業績也不應該獲得特別獎勵。」

Photo from Internet

2、別以股票期權作高管薪酬:科網股

2000年科網股泡沫為例,全球公司紛紛倒閉,投資者損失慘重,但公司高管們卻在離職時獲得破紀錄高薪,包括花旗集團、泰科、CMGI等。

2001年,思科股東在投資中損失28.6 %,然而其首席執行官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卻因股票期權,從中拿走了1.57億美元。

2001年,巴菲特在信中痛斥:

「這種情況在過去幾年非常普遍,股東們遭受了數十億美元的損失,而這些災難的始作俑者——首席執行官、公司創始人和其他高管——卻捲走了巨額財富。」

「我和巴郡副董事長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對這種情況感到厭惡。」

巴菲特質疑,新期權為公司帶來新增股份,稀釋現有股東的持股價值。而管理者應該努力地增加他在該公司的股份價值,而非減少它。

「這些首席執行官中的許多人敦促投資者購買股票,同時拋售他們自己的股票,有時使用隱藏他們行為的方法。讓人感到羞恥的是,這些商業領袖認為股東是替罪羊,而不是合伙人。」

「管理層有時聲稱,他們公司基於股票的薪酬不應算作費用。它還能是什麼呢——股東的禮物?」

而他和副董事長芒格都「以身作則」,堅持1956年制定的基本規則,不會接受任何「現金補償、限制性股票或期權授予。」

「此外,我將把99%以上的淨資產留在巴郡。我和妻子從未出售過一份股份,我們也不打算出售。」

Photo from Internet

3、領導者應按他們希望員工的方式生活

2010年的信中,巴菲特列出裝修巴郡「世界總部」(World Headquarters)所需的資金,每年租金、設備、物料、食物等,約花費57萬美元左右;2017年,《奧馬哈世界先驅報》公開了該年巴郡的總開銷達100萬美元,雖然如此,但其收入規模亦升至2,230億美元

對巴菲特來說,巴郡的成本意識文化從高層開始開始,是一種「文化自我傳播。」

「溫斯頓·丘吉爾曾經說過,『你塑造了你的房子,然後它們塑造了你。』這智慧也適用於企業。」

「官僚程序會導致更多的官僚主義,帝國企業的宮殿會導致專橫的行為……」

「只要查理和我把你的錢當成自己的錢來對待,巴郡的經理們也會小心謹慎。」

Photo from Internet

4、雇傭生活中不需要再工作的人

多封信件中,巴菲特提醒讀者,巴郡的真正明星不是別人,正是持有的旗下各公司的管理者。

「我們擁有一支真正有技能的經理隊伍,他們對自己的業務和巴郡都有著非同尋常的承諾。」

「我們許多CEO都是獨立致富的,工作只是因為他們熱愛自己的工作……因為沒有人能給他們一份更喜歡的工作,所以他們不會被吸引走。」

巴菲特解釋他簡單的招聘策略:找熱愛自己的工作、不需要金錢的人,然後提供可能擁有的最愉快工作給他。 就他們工作,連會議、打電話、甚至談話都不用,巴菲特將巴郡和及眾多公司的成功歸功於此。

「有人擁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有人從未大學畢業,有人使用預算、循規蹈矩;有人憑直覺行事。」

「我們的球隊就像一個由擁有截然不同擊球風格的全明星組成的棒球隊……很少需要改變。」

關鍵是給他們工作自由,確保他們盡可能地實現理想,巴菲特認為這更像是藝術,而非科學。

「這種管理人員不能被正常意義上的『雇傭』。」

「我們必須做的是提供一個音樂廳,這個階層的商業藝術家將希望在這裡表演。」

5、薪酬委員會讓CEO的薪酬失控

2017年,在雅虎年資達5年的CEO Marissa Mayer每周收入達90萬美元,她在任時公司表現不佳都能得此薪酬,許多人為之感震驚。及後她更Verizon 收購雅虎後辭職了。

以往的CEO並沒有如此高薪。 一次世界大戰前,平均大公司主管年薪是9958美元,相當於今天的22萬美元;70年代中期,CEO的平均年薪換成現在值約為100萬美元;到2017年,平均工資激增至1,890萬美元。

當中,巴菲特認為部分原因是決定CEO的薪酬委員會,會員和首席執行官之間往往關係融洽。董事會成員得到了很好的報酬,如果你想被邀請到其他董事會任職,那麼掀起波瀾是沒有用的。

2005年的信中:

「儘管我曾擔任過2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但只有一位首席執行官讓我加入了他的薪酬委員會。嗯……

巴菲特在委員會用來確定首席執行官薪酬方案的比較數據中,發現了這個問題。

這導致了快速的通貨膨脹,工作機會越來越多,額外津貼和報酬也越來越多。 這與表現幾乎沒有關係。

「這很簡單,三個左右的董事——不是偶然被選中的在董事會開會前幾個小時受到轟炸,薪酬統計數據不斷攀升。」

「此外,委員會被告知其他經理將獲得新的福利。以這種方式,古怪的好東西在首席執行官們身上鋪天蓋地的出現,僅僅是因為我們小時候都用的一種觀點:‘但是,媽媽,其他所有的孩子都有一個。」

Source:CB Insight

Text by Chief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