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Warren Buffett)是一個成功的典範,大部分人都會認同吧。而每年他在投資旗艦巴郡的致股東的公開信就是參考其成功最好法門,這連巴菲特本人都承認。

40前,巴菲特的第一封「公開信」面世,期後,至今足足40封信之中,字裡行間都是他和投資團隊的思想、經驗的結精。感謝CB Insights,從中梳理這些信件,並總結出多達23條經驗,讓投資人帶來深刻啟發。

Photo from Internet

管理哲學

1、擁抱懶惰的「美德」

「成功的投資者」就是「不停地打電話、完成交易、建立關係網。」?巴菲特並不是這個形象,他提倡被動、99%懶惰地投資,而造成損失的可能是CEO和股東的不斷行動:買賣股票、雇傭和解雇財務顧問。

2005年的信中,巴菲特是不作為的大力提倡者:

「很久以前,牛頓(Isaac Newton)爵士給了我們三個運動定律,這是天才的作品。但艾薩克爵士的才能並沒有延伸到投資領域:他在南海泡沫中損失慘重,後來他解釋說,我可以計算行星的運動,但不能計算人類的瘋狂。」

「如果沒有受到這一損失的創傷,艾薩克爵士很可能會發現第四運動定律:對於投資者來說,隨著運動的增加,回報會減少。」

1996年的信中,他解釋每個投資者都可以購買可靠的股票,並長期持有來獲得更好回報,而非試圖按照市場週期來買賣。

「成功投資於上市公司的藝術和成功收購子公司的藝術,幾乎沒有什麼不同,在每一種情況下,你只是想以合理的價格收購一家經濟優秀、管理得力、誠實的企業。此後,你只需要監控這些品質是否得到了保持。」

「當這種投資策略得到有效實施時,通常會導致投資者持有一些證券,而這些證券將成為他投資組合的很大一部分……」

「如果建議這位投資者僅僅因為一些最成功的投資佔據了他的投資組合的主導地位,就應該賣掉這些投資的一部分,這無異於建議公牛隊因為邁克爾·喬丹(Michael Jordan)成為球隊的重要人物,而選擇交易他。」

Photo from Internet

1997年到2016年,活躍的股票投資者的平均年回報率僅為4% ,而標準普爾500指數整體的年回報率為10%

換句話說,不斷地買賣股票,並認為你可以從你的直覺或分析中獲得優勢,已被證明在大多數情況下會導致較小的收益。這不僅僅因為你是普通的散戶投資者。

2、時間是偉大的朋友,平庸的敵人

1989年,巴菲特說,收購巴郡,是他作為投資者犯下的第一個重大錯誤。(2010年,巴菲特說這是他有史以來最大的錯誤。收購這家公司,而非保險公司,直接導致他在未來45年少獲得大約2,000億美元的回報。)

買下巴郡只因它便宜。他知道,公司發展中的任何暫時的「停頓」,都會給他一個好機會,讓他賣掉公司以獲取利潤。

他反思,這方法問題在於,平庸的公司(那種一開始就廉價出售的公司)在你收購它和為了盈利而出售它之間的時間里要花錢。

更成熟的做法是,別投資一家只要持有一段時間就成功的公司。要投資能在極長時間內取得成功的公司,比如100年或更長。

「時間是偉大事業的朋友,平庸事業的敵人。」

沒有一家不能長期創造價值的企業不值得持有,而持有一家不好的企業,永遠不會是一個好的投資策略。

「這個發現可能看起來不公平,但是在商業和投資領域,簡單地堅持簡單明瞭的事情,比解決困難要有利得多。」

1988年的信中:

「我們的目標是吸引那些在購買時沒有時間表或出售目標價格,但計劃無限期地留在我們公司的長期持有者。

「我們不理解那些想要進行大量股票交易行為的首席執行官,因為這只有在他的許多股東不斷退出的情況下才能實現。在學校、俱樂部、教會等其他組織中,當一個成員離開時,領導們會歡呼嗎?」

Photo from Internet

3、複雜的金融工具是危險的債務:通用再保險公司

1998年,巴郡收購了通用再保險公司。2008年的信中,巴菲特和查理·芒格意識到,這業務將會成為一個問題。

通用再保險是掉期和衍生品市場交易商,以期貨、各種外幣和股票交易所期權、信用違約掉期和其他金融產品賺錢。

儘管巴菲特有時會使用衍生品在某些投資和降低風險的策略上,但他在通用再保險看到的情況讓他非常擔心。

通用再保險擁2,3218份衍生品合約,與884家交易對手簽訂數量龐大的合約,大部分為巴菲特從未聽過的公司。

「我可以雇傭15個最聰明的人,比如數學專業的博士。我可以全權委託他們全權設計任何報告系統,讓我能夠理解我看到的東西,但這不會奏效,」

他們「無法理解」,也沒有興趣擁有大規模和複雜的衍生品,花了5年時間,耗資逾4億美元,才逐步關閉公司的該業務。

「退出後,我們對這個行業的感受反映了一首鄉村歌曲中的一句話:『在我如此瞭解你之前,我更喜歡你。』」

巴菲特說,許多CEO使用衍生品是為了對沖業務中固有的風險,如伯靈頓北方公司,以燃料衍生品保護其商業模式免受燃料價格上漲的影響,可能會買一份期貨合約,使他們有權在未來某固定時間以某固定價格購買燃料。

若燃料價格保持不變或下降,他們仍須高價購買;然而,若燃料價格上漲,就不會受價格上漲影響,降低他們業務損失。最終,你在他們身上輸掉的錢和你在短期內贏得的錢一樣多,衍生品不可避免地會讓你的業務面臨無法估量的風險。

把衍生品放在資產負債表上,總會有不穩定、不可預測的因素,這並非一個可以通過監管來解決的問題。

「提高『透明度』政治家、評論員和金融監管者最喜歡的避免未來火車失事的補救辦法不會解決衍生產品帶來的問題。」

「我知道,沒有任何報告機制,能夠接近描述和衡量龐大複雜的衍生品投資組合中的風險。」

「審計員不能審計這些合同,監管者也不能監管它們。」

Photo from Internet

4、投資銀行家的激勵通常不是你的激勵:Scott Fetzer公司

巴菲特認為,投資銀行家主要問題是他們的財務激勵總是鼓勵行動(銷售、收購和兼並) ,不管是否符合公司的利益。

「投資銀行家在行動中得到報酬,他們不斷敦促收購者為公有企業支付比市場價格高出20%50%的溢價。」

銀行家告訴買方,溢價是合理的,因為「控制價值」和收購方首席執行官接管後,將要發生的美妙事情。

幾年後,銀行家們板著臉再次出現,同樣熱切地敦促剝離早期收購,以「釋放股東價值。」

有時,這種對行動的渴望,甚至導致他們使用模糊的會計手段來評估他們出售的公司。

1986年的信中,他對投資銀行家失望透了,更剖析巴郡收購Scott Fetzer公司的價值。

巴菲特不認為標準通用會計准則(GAAP)總能準確反映公司價值,他自己對其估值,並解釋巴郡收購它的原因。

他想表明,通常,當人們從公司將為所有者帶來收益的角度來看待公司時,而不是公司的GAAP數字來說,結果是發人深省的。

投資銀行家和其他人使用錯誤的數字來分析他們正在出售的公司。

「所有這些都表明華爾街報告中經常提到的‘現金流’數字是荒謬的。這些數字通常包括(收益)加上(折舊、攤銷等),但不會減去(資本支出和維持競爭地位的成本)。」

「大多數投資銀行家的銷售手冊都有這種欺騙性的介紹,」他補充道。

「這意味著,提供的業務,是與金字塔相對應的商業業務——永遠是最先進的,永遠不需要更換、改進或翻新。」

「事實上,如果所有美國公司同時通過投資銀行家出售,如果描述這些公司的銷售手冊可信,政府對國家工廠和設備支出的預測將會削減90 %。」

巴菲特看來,投資銀行家只是簡單地使用最有利於他們的數學計算方法,無論是否欺騙了參與交易的買家和賣家。

Source:Cb Insights

Text by Chief Stock